Would rather

一厢情愿

  第一次在LOFTER发文有点小紧脏
   本文为斑谦文,be,小短文
   以后可能会写后续
  正文:
 
    金有谦看着时钟指针到了十二点,再看看面前冷透的一桌子的好菜,他还没有回来。

“早该厌了。”

今天是这个月bambam第5次超过十二点回家了,金有谦问过原因,只是一句。

“公司忙”

今年是金有谦和bambam在一起的第七个年头

“所谓的七年之痒应该就是这个了吧。”

金有谦觉得,是时候分开了。

什么时候有这个想法的?

应该是,看见他的背上有着不属于自己的抓痕

身上有着不属于自己的香水味

衬衫上有着不属于自己的口红印的时候吧。

“我早该走了啊……”金有谦自嘲到

金有谦把桌上的菜都倒了,收拾好碗筷

听见了开门声

“我回来了”bam的声音没有一丝情感

仿佛他们只是同居,只是室友

“嗯,我去给你放洗澡水”金有谦洗了洗手

转身走向浴室,在浴缸放好适当的温水

用手测了测水温,便走出浴室

一出门看到正在脱衣服准备进房间拿睡衣的bam

金有谦看见他身上的吻痕,冷笑

怪不得那么晚回来。

“水给你放好了,你可以洗澡了”

“谢谢”

这一句谢谢,仿佛把金有谦和bam的关系

隔了一个银河。

金有谦保持着脸上的微笑,走进房间

看着自己收拾好的行李箱。

是啊,金有谦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

现在的你,该走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