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uld rather

范七日常(作曲室里的小故事)

今天范七霸霸发糖了!
范七女孩过节!
文笔不好,请见谅

        “滴....滴....滴....”
   林在范伸手摸索身旁的手机,却摸到冰凉的桌面
   林在范揉了揉脑袋,坐起来寻找手机,却发现手机在手提电脑旁边
林在范爬起走到电脑桌前
   “我刚刚不是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吗?”林在范懵懵的看着手机屏幕
  又看见手机屏幕显示着ins收到5w+的赞
   “嗯?我什么时候发ins了?”
  林在范解开手机密码打开ins
看见自己的号发了一张崔荣宰自拍照
配字:睡觉时果然是张着嘴巴味道才好
后面就是在呼呼大睡的自己
林在范又觉得好笑又恼
“咔嗒”
“噢!哥你醒啦?”崔荣宰看到坐在电脑前的林在范有点心慌
“嗯,崽崽啊过来,哥问你件事”
林在范对着崔荣宰招招手
“嘿嘿嘿,哥有什么事直说就好了”
崔荣宰笑的眯眯眼
林在范一把拉过崔荣宰到自己怀里
吓得崔荣宰连忙求饶
“HiongHiongHiong!对不起>人<我错了我不应该用你ins发你丑照的”
林在范看着自己里的小水獭双手合十
拼命搓手可爱极了,哪还舍得训他
“阿一古,你这家伙....”真的是可爱死了
林在范捏了捏崔荣宰的小脸蛋
“在蹦Hiong,撒浪嘿呦!”崔荣宰又给林在蹦比了个心
林在范又抱紧了怀里的崽崽
(今天也是更爱崔荣宰的一天)

《迷·恋》第一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设定:酒吧驻唱—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黑社会富豪千金—崽
    
     “呀呀呀,谁提的意见啊?!”崔荣宰看着身上已经被朴珍荣穿上了一套粉红的小裙子
“你们事先准备好的吧!啊xi”
朴珍荣一脸搞事情的表情“我们哪敢事先得罪我们崔大少爷啊,就算是给我们一千个胆都不敢坑您啊~”
“只是我们不知道你能那么合适这套衣服”段宜恩搂过朴珍荣看着对面可爱到炸的崔荣宰,“说真的,你穿成这样谁会觉得你是杀人不眨眼的崔家大少爷”
“等等”崔荣宰突然抬头看着对面的宜珍,“你们为什么有那么全套的服装?!”
崔荣宰看着长筒袜和小皮鞋“你们不是玩完以后又给我穿吧?!”
“崔荣宰!”朴珍荣的脸蹭的红了
“没没没,玩完的服装在家里收藏着,怎么会给你穿呢~肯定给你来套新的”段宜恩笑着说
“呀!段宜恩!你们两个合起来撅我是吧!你今晚睡客厅!”朴珍荣红着脸吼着。
“哦~那就是玩过这个设定咯~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(ㅍUㅍ)”崔荣宰已经接受身上的衣服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喝着红酒。
“算了算了,不和你计较了,我们说正事”朴珍荣平息了心情,“这次的任务是刺杀林氏董事长”
“不过林氏董事长这个董事长自从接收林氏后就没有露过面”段宜恩捏了捏太阳穴“他做事太严谨,即使是需要他自己出面的会议见过的人也是竖着进去横着出来”
“所以这个人自从上任以来,打着林氏的旗号抢了我们两批军火”崔荣宰轻笑一声“但是没有一个人见过他正脸?”
宜珍两人被崔荣宰的冷笑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
“我们还是有人在五大帮会议上见过他的”段宜恩说
“叫上来”崔荣宰对着对讲机说道,嘴角没有一开始的调笑。
“叩叩叩”敲门声
“进来”崔荣宰盯着门打开到那两人进来
那两个人一进门就傻了,这个坐在中间位置穿着粉色短裙的人是谁啊?还是我们老大吗?!
“看什么?还不见过崔少”带他们进来的保镖推了那两人一下
两人噗通跪下“见过崔少!”
崔荣宰看到跪在自己面前的两人嘴角终于有点笑容“不用行那么大礼数,起来”
“是”手下甲,乙站了起来
“见过林氏总裁?”崔荣宰站起来走向手下甲,乙站在两人面前
“是”两人低着头,看见站在自己面前老大白花花细细的小腿。
“能描述出长相吗?”崔荣宰看着面前两人
“我们.....我们没看见正面但是知道他...”手下甲突然不说话
“知道他什么?嗯?”崔荣宰看到两人突然不说话觉得有些奇怪。
“他背后有一....一个蒲公英”手下乙说
“蒲公英?这个线索哪够找到这个人”朴珍荣说“我们花5万买一条线索你们却告诉我们这个?”
“够了,这条线索就够了”崔荣宰边说边拿起沙发上的箱子甩给了两人
“拿着钱,滚”

“蒲公英?”

“小老虎,我找到你了”

一厢情愿

  第一次在LOFTER发文有点小紧脏
   本文为斑谦文,be,小短文
   以后可能会写后续
  正文:
 
    金有谦看着时钟指针到了十二点,再看看面前冷透的一桌子的好菜,他还没有回来。

“早该厌了。”

今天是这个月bambam第5次超过十二点回家了,金有谦问过原因,只是一句。

“公司忙”

今年是金有谦和bambam在一起的第七个年头

“所谓的七年之痒应该就是这个了吧。”

金有谦觉得,是时候分开了。

什么时候有这个想法的?

应该是,看见他的背上有着不属于自己的抓痕

身上有着不属于自己的香水味

衬衫上有着不属于自己的口红印的时候吧。

“我早该走了啊……”金有谦自嘲到

金有谦把桌上的菜都倒了,收拾好碗筷

听见了开门声

“我回来了”bam的声音没有一丝情感

仿佛他们只是同居,只是室友

“嗯,我去给你放洗澡水”金有谦洗了洗手

转身走向浴室,在浴缸放好适当的温水

用手测了测水温,便走出浴室

一出门看到正在脱衣服准备进房间拿睡衣的bam

金有谦看见他身上的吻痕,冷笑

怪不得那么晚回来。

“水给你放好了,你可以洗澡了”

“谢谢”

这一句谢谢,仿佛把金有谦和bam的关系

隔了一个银河。

金有谦保持着脸上的微笑,走进房间

看着自己收拾好的行李箱。

是啊,金有谦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

现在的你,该走了。